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娜娜的yin荡生涯H

安小小满脸震惊片刻又转了失落,怎么又是钻石戒指,另外……江牧野给自己买戒指?

她抬头看他:“给我的?”

江牧野颔首,肉眼可见的不悦,安小小的反应他并不满意。

 文学

安小小抿抿唇又拆开另外两个盒子,毫无疑问还是戒指。

“不喜欢?”江牧野挑眉,语气不悦。

安小小没答只问:“为什么给我买戒指?”

“送你礼物还要先想好理由?”声音凉凉。

安小小把盒子挨个盖上:“你收回去吧,我不想要。”

江牧野冷冷看她:“婚戒不都是这样的吗?”

“婚戒?”安小小无奈一笑:“婚戒都是成双成对,哪有单的……”

江牧野懂了:“回头让林政带你去挑。”

安小小抿抿唇:“没必要。”

江牧野蹙眉:“怎么?”

“我们都结过婚了,还要什么婚戒。”婚戒都是男女双方一块选的,象征爱情,自己一个人去选算怎么回事。

江牧野不开心了:“随你。”

话毕他低头看书,眉眼间一片不悦,送个戒指而已,女人真麻烦!

安小小望他一眼赌气去了洗澡间,待洗漱完毕出来发现,桌子上的三枚戒指已经没了踪迹,而江牧野还是保持原来的姿态在看书。

安小小:“……”

见她进来江牧野把书收好,凉凉开口:“以后夜班不要去了。”

安小小点头:“嗯!”

陆祁晨这事儿一出,她原本也不打算去了。

见她答应得爽快,江牧野倒是有些诧异的瞥了她一眼,就见她一张瓷白小脸上并无不悦。

“怎么应的这样痛快?”

听他这样问,安小小秀眉轻蹙:“就你刚才的态度,我敢不答应么?”

这句话带着十足的委屈。

“你怕我?”江牧野挑着眉毛问。

安小小:“……”明知故问。

“为什么?”

“你可以把听竹轩所有人叫上来问问,可有不怕你的?”安小小鼓着勇气说。

“他们怕是应该的!”江牧野声音冷肃,言外之意安小小不应该怕。

安小小瞥他一眼安静上床,一张僵硬的背递给他。

懒得理。

江牧野:“……你确定你怕我?”

安小小蹭的爬起来,跪着望他:“你非要个答案做什么?我怕不怕你又怎样?反正你的话我都是听的,这不就够了?”

四目相对,安小小在江牧野幽深的眸子里看到自己气恼的倒影,他分明俊朗的五官映在她的眸子里,实在让人有些挪不开眼睛。

江牧野的视角,安小小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胸前起伏很大,似乎情绪十分激动,她晶亮的眸子里续着浓重的不满却依旧闪亮动人。

她挺翘的鼻,小巧的唇,都在这场强烈的情绪起伏中呈现几分倔强姿态。

江牧野突然想起她对陆祁晨说的话:“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协议或者胁迫,是完全自愿平等公平的婚姻。”

他突然笑了,唇角的弧度柔和缱绻。

安小小一愣,他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就像寒冬天气绽开的梅花,让人心情为之一荡。

她心中的委屈气恼瞬间消失殆尽,折身坐在床上她望着江牧野:“你这算什么,一笑泯恩仇?”

江牧野挑眉:“很喜欢我笑?”

“废话!谁喜欢跟个冷面阎王在一起!”

江牧野垂首思忖片刻低低一句:“我尽量吧。”

安小小一愣,有一种中头彩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

一连几天,安小小按时到家,江牧野却几乎都是后半夜,如果不是每天早上他准时出现在餐桌上,安小小真怀疑他是不是彻夜未归。

“最近很忙?”安小小喝下一口牛奶,忍不住的问了句。

江牧野抬眸看他,一抹疑惑。

“你最近都是后半夜回来。”安小小解释一句。

江牧野唇角一勾:“你倒是挺关心我。”

安小小:“……主要你影响了我的睡眠质量。”

看她唇角一抹俏皮,江牧野素来安静的眸子里几分微波。

相处时间愈久,小丫头愈是自如,这感觉还不错。

“下次我到隔壁睡。”他淡淡一句。

“别!”

江牧野挑眉,询问意味明显。

安小小很认真的解释:“感情不和才要分居呢!”

“是吗?”

“嗯呐!”

江牧野笑笑:“忙完这几天我尽量早些回来。”

望着他因为勾起唇角而愈加俊郎温润的脸庞,安小小只觉心情晴朗十分。

这个人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冷漠无情嘛,自那晚说过他不爱笑之后,这人明显的温润起来了。

既然如此……

安小小笑笑:“你那么忙也没空陪我,我再找份兼职你没意见吧?”

江牧野:“……”

小丫头擅长挖坑!

江牧野点了头,安小小当天便在网上发布了个人简历。

……

化妆Party最后一天,临下班前,咖啡厅零星几名顾客,舞会还没开始入场,厅里难得安静。

安小小正在吧台盘点款项,一张白色便签纸突然伸到她眼前。

“一杯美式。”

字体刚毅潇洒,若游龙戏珠。

顺着便签往上看,银色面具覆盖下,男人一双幽深明眸含着笑意。

原来是“四手联弹”。

安小小朝边上的服务生道:“这位先生一杯美式。”

服务生很快做好递过来,男人没动,只在便签纸上又加了几个字递过来:“我要你做的。”

安小小嗤了一声:“搭讪方式好老套。”

不远处的林政望着眼前一幕,唇角微抽,调戏亲老婆这样的事,二爷做起来还真是信手拈来……

鉴于顾客是上帝的经营理念,安小小还是乖乖冲了咖啡递过去,同时用手语对他讲:“请慢用!”

江牧野:“……”

林政噗嗤笑了,安小姐居然会手语,这特么就尴尬了!

江牧野没理会她的手语,继续写字:“再来一份华夫饼。”

安小小继续用手语比划:“你能一次点完么?还需要什么?”

“我不是哑巴!”江牧野干脆利落的写。

安小小:“……那你干嘛不说话?还有化妆舞会还没开始呢,你戴什么面具啊?难不成我们很熟?你怕我认出来?还是说你奇丑无比不敢真面目示人?”

江牧野继续写:“……你话有点多,另外,我帅的惊为天人!”

安小小噗嗤笑了,真是自恋!

她把后厨递来的华夫饼端给男人:“您慢用,我下班了,再见!”

江牧野挑挑眉毛,一边饮着咖啡一边看着安小小收拾包包。

目光不经意掠向吧台的装饰铜镜,他的眸光微缩,下个瞬间已经轻松翻跃吧台,一个转身把安小小揽到一边。

一瓶红酒应声而裂,一枚粉色飞镖正插在瓶身背后的木质酒架上。

安小小吓得一个激灵,那瓶红酒就摆在她刚才所在的位置,如果不是被推开,她的脑袋恐怕会和碎掉的红酒瓶一个下场。

她抬头一个谢字还没出口,男人锋利的眸子已经瞧向窗外:“在这别动!”

低沉暗哑的嗓音响过,男人已经协同他的同伴追了出去。

事情发生不过瞬间,大厅里的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安小小的脑袋也是懵的。

刚才男人那个声音……有点耳熟!

江牧野和林政立在门外,远处是快速在车流中蜿蜒穿行的摩托车。

“看清容貌了吗?”

林政屏息:“没……”

“性别呢?”

林政:“二爷,对不起!”

江牧野肃杀的眼神杀过来,林政垂首:“刚才……我在看您和安小姐……”

“这次是男人!年龄25—35之间,凤眸。”江牧野冷静的嗓音。

林政点头:“是,我马上去查!”

“外貌特征最容易造假。”江牧野沉吟:“去提车。”

“是!”

林政去开车,江牧野径直去了吧台,安小小还十分听话的站在那里,见他过去忙道:“刚才谢谢你啊。”

江牧野颔首,眉目恢复冷清。

安小小眼睁睁看着他从酒柜上取下飞镖,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开。

那枚粉色的飞镖尾巴坠着一朵漂亮的樱花闪了她的眼睛。

漂亮的东西,都有毒!

……

返程车上,江牧野用军用手机联系了总部,很快拿到了事发路段的监控。

反反复复看了一会,他对林政道:“最近几天不回听竹轩了,去矮巷吧。”

“是。”林政的车子转了弯,驶向京海市区最繁华路段,矮巷就闹中取静,藏在那里。

“那后天晚上的集团年会……”

“按时参加。”江牧野应了声,靠回后座研究总部回传的相关文件。

这个樱花,真是难缠的很!


赞一下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上一篇: 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 他扒开我的内衣吸奶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