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腿张开办公室娇喘 他扒开我的内衣吸奶头

在待下去她知道自己恐怕会被暂停工作,更严重的可能还会被雪藏。

不管怎样都会成为整个江氏集团乃至娱乐圈的笑柄。

原本她以为凭自己的姿色和知名度,成功引起江牧野的兴趣是很轻松的,没想到他这么冷硬。

 文学

是自己冒失了。

望着冯芳菲消失的背影,江牧野凉凉的哼了一声,突然觉着安小小挺傻的。

外面有这么多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她倒好,百般推辞,理由百出。

……

中午,安小小例行给妈妈虞琳打电话。

“小小啊,昨天不是加夜班了么,怎么没多睡会?”

虞琳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安小小放下心来:“睡了一上午呢。”

“嗯,我跟你林叔在古镇呢,正准备吃午饭。你吃饭了吗?”

安小小笑:“还没,待会下去吃。”

“我给你包的饺子吃完了?”虞琳顿了顿:“我是按照一个月的量准备的,不过你要是跟牧野一起吃的话,估计半个月就吃完了。”

看来妈妈还不知道房子被林玉卖掉的事情,安小小打算不说。

“还没吃完,他不爱吃饺子,我也舍不得给他吃。”

“你这孩子……”虞琳笑:“他现在是你老公,是你最亲近的人,以后也是。”

安小小撇撇嘴:“知道了妈。”

这个最亲近的人,浑身上下都是秘密,出差都是临时决定,都不会主动跟她发消息说一下的。

算什么最亲近的人啊。

“对了妈,咱家小时候是不是有个年纪比我大几岁的男生借住过一段时间?”安小小突然想起来。

虞琳一愣:“对啊。”

“他会弹钢琴?”安小小问。

“会啊!”

“我们是不是曾经四手联弹?”

“没错啊!他最喜欢跟你一块弹圆舞曲,怎么突然这么问。”

安小小眉心微蹙:“他是……”

“阿琳,先点菜吧,我看你都饿了。”林义召唤虞琳的声音。

“好嘞。”

虞琳应了一声道:“小小,妈妈要吃饭了,家里老相册还有你们俩小时候的合影呢,你要想看让牧野跟你去啊!拜拜。”

“妈……”

嘟嘟嘟,电话挂断的提示音,安小小耸耸肩,好吧,既然老相册里有,那就去看看好了说不定真是昨天那个人呢。

同样的圆舞曲,隐约似曾相识的眸子,唇畔清浅又冷冽的笑意……

真的很熟悉。

熟悉的让她自己都恍惚,似乎那个人就在身边。

下午上班前,安小小特意绕到清水居,想着能见到新主人谈一下房子的事。结果发现还是铁将军把门,新主人还没有过来住。

见她去而复返满眼失落,刘星好奇的问:“安姐,你是来拜访朋友?朋友没在?”

安小小点头,刘星这么说也没错,毕竟这房子已经不属于她了。

“那要不要等等?”

“不用,去店里吧。”

刘星应了一声,车子驶离清水居,望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家,安小小觉着心情都不好了。

听竹轩是婚前的江牧野的居所,自然不算归她所有,Home又卖给了阿美,京海之大似乎没了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地盘。

这种无根浮萍的感觉让她心情十分压抑。

结果便是这一晚上她演奏的曲子低沉者多,连小提琴手都忍不住过来跟她打趣。

“安姐,失恋了?怎么净捡些悲伤的曲子弹!”

安小小连忙否认:“没有啊,单纯心情不好。”

都没谈恋爱,失的什么恋啊。

都说先结婚后恋爱也是一件非常让人惊喜的事情。并不相熟的两个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想想都觉着很浪漫。

可是依照江牧野那个性子,安小小觉着自己估计就要与他相敬如宾一辈子了。

那个人太冷清,太冷淡,还阴晴不定!

完全不懂女人!

这一眼望到头的婚姻,想想还真是无聊。

不咸不淡的叹口气,安小小起了身:“你先顶一会,我去喝杯水。”

小提琴手拉住她:“别啊,有人点了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

安小小瞪他:“心情不好你让我弹这个?你自己来吧。”

“不是!”小提琴手解释道:“是点给你的。”

“啊?”

在安小小疑惑加惊讶的眼神中,小提琴手开始演奏,人群自动分成两拨,从大厅一头穿过人群,缓缓走过来一个男人。

一身合体规整的蓝色西装把男人的身形勾勒的高大挺拔,他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映着他一张温润如玉的脸,那双含情脉脉的眸子里满是柔情缱绻。

在小提琴曲优美的旋律中,男人一步步走向他心爱的姑娘。

于是江牧野信步迈入咖啡厅的时候,就看到陆祁晨正单膝跪在安小小跟前,深情款款的说:“小小,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他看到安小小微微张着嘴巴,眸子里满是惊讶。

“我去!”林政在江牧野身边惊呼一声:“陆总这是……疯了吧!”

江牧野眸子眯起来:“你是觉着她不配?”

林政一愣,江董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自家老婆被人求婚了,他不抡着拳头过去揍人也就算了,居然还跟他探讨配不配的问题!

可望见他眸子里的认真执着,林政执起诚心努力点头:“配配配,安小姐是京海市,不,全世界最好的女人!”

话毕,林政望见江牧野的唇角勾了勾,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

额!看来拍马屁这招对自家二爷并不是不奏效,关键看拍在什么部位。

夸他老婆估摸着一夸一个准。

可是,眼前的事儿要火烧眉毛了啊!

“您不管管?”林政着急的问。

江牧野挑挑眉毛:“如果这事儿都搞不定……”

他的后半句没说,林政自顾自发的以为他要说的是:如果这事儿都搞不定还怎么做我江牧野的女人!

望着一脸诚挚的陆祁晨,安小小只觉百感交集,如果他再早一点,兴许两个人多少还有点机会。

可是现在……

“祁晨哥,你先起来。”

安小小去拉他,陆祁晨却反手抓住她的手,霸道的套上了一枚戒指。

莹白钻石灯光下闪烁夺目光泽,配上她一双纤纤玉手,简直完美。

安小小突然想起来,跟江牧野结婚的时候只是领了个证,两人甚至都没有婚戒。

“所以你答应了对吗?”

陆祁晨见安小小站着没动,眉眼间一抹思量,自然以为她是同意的。

陆祁晨起身抱住了安小小,周围人群一阵祝福的掌声响起。

林政在看江牧野,面具下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眸子里一抹骇人的光,怒意滔天。

“小小,我会爱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

陆祁晨在安小小耳边动情低喃,安小小倏然回神,第一反应是推开陆祁晨,可望见周围人群,她放弃了这个念头。

在场无不是京海豪门贵胄,以陆祁晨的身份地位若是公然让他下不来台,似乎并不妥当。

哪怕作为朋友,看在他三番四次看顾自己的份上,也不能让他在这些人面前折了面子。

于是她只在陆祁晨耳边轻声一句“祁晨哥,我们去其他地方说。”

她的语气清淡冷静,陆祁晨的眸色一变,安小小抬手安慰般拍了拍他的后背。

陆祁晨心里已然明白大半,他松开安小小,后者挽上他的手臂,两个人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向VIP休息室走去。

林政觉着自己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远离爆炸源,于是在江牧野开口前,他以闪电般的速度窜了出去,留下一句:“我去寻樱花!”

江牧野望着陆祁晨和安小小消失的方向勾了勾唇角,眉眼微凛。

行!

有种!

很棒棒啊!

VIP休息室内,陆祁晨一脸震惊:“小小,不同意没关系,我会继续努力,但是你不能骗我!这才两个多月,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婚了!”

安小小无奈一笑:“祁晨哥,我没骗你,我真的结婚了,就在你回来前三天。”

陆祁晨不信,徐宁调查到的消息只是虞琳阿姨罹患疾病,所以安小小才卖掉了Home咖啡厅,完全没有提到她结婚的消息!

“跟谁?”陆祁晨问,她就不信她能随便编出一个人来!

安小小抿抿唇:“江牧野。”

“谁?”

陆祁晨眸子里的不可置信比她说结婚了的时候更甚。

江牧野?怎么可能!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神秘失踪十年之久,回京海短短三年便让濒危的江氏集团重回巅峰,实力甚至更强!

可见此人狠辣作风和铁石心肠!

他这样一个人物怎么可能跟安小小扯上关系?

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不可能有交集!


赞一下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上一篇: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