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江牧野眯着眸子,享受着此刻的视听盛宴,只觉时光流转间,他脑海中那个美丽的女孩似乎于眼前的安小小重合了一般。

此时一曲终了,安小小停了动作,转一转脑袋舒缓神情,目光不经意落到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男人斜斜的靠在吧台边,正望向她的方位。

一身裁剪利落的黑色西装包裹着堪称完美的体型,他周身的气场莫名骇人,让人望而生畏,偏偏银白色面具下一双黑眸隐约带着笑意。

 文学

四目相对,安小小竟然有几分莫名熟悉的感觉。

她眨了眨眼睛,男人却是勾了勾唇,笑意清浅。

“小小。”

陆祁晨的声音扯回安小小的视线,她转头朝他笑了笑:“祁晨哥。”

“给你的。”陆祁晨给她端了杯果汁。

安小小接过来抿了两口,在转头的时候却发现男人已经没了踪迹。

“看什么呢?”陆祁晨问。

“没有,好像遇见个熟人。”

“谁啊?”陆祁晨想了想,不应该啊,这次来的都是京海拔尖的存在,小小不应该认识。

“一个老朋友。”安小小兀自笑了笑:“估摸着我认错了。”

江牧野望着不远处相谈甚欢的两个人,心里头升腾起不爽的感觉。

林政传回来的消息两人只是普通朋友,但陆祁晨好歹也是京海十大集团之一陆氏集团的掌门人,看他躬身献媚的样子,必然对安小小心存不轨。

他江牧野的女人可轮不到别人觊觎!

于是就在安小小还纳闷陌生男人的去向时,她身边却突然多出一个凳子。

男人冷着脸,周身气场愈加冷冽。

安小小惊讶的望着他:“你……”

男人朝她抬了抬下巴,深眸里净是雪山之巅的孤寂清冷,而后修长十指放到钢琴上,叮咚咚起了一个节奏。

安小小瞬间懂了,他想四手联弹。

心里头一阵激动,安小小好久没有遇到有人邀请四手联弹的事情了,对于一个爱好钢琴的人来说,跟一个陌生人四手联弹即是挑战又是难得的机会。

她把果汁递还给蹙着眉头的陆祁晨,朝男人笑了笑,算是应下邀约。

下一个瞬间,优美的圆舞曲回响在偌大的空间,周围的男男女女纷纷自动组队合着节拍起跳,陆祁晨深沉的眸光审视着眸光清冷的男人。

他手腕上一块劳力士限量款腕表,西装是京海高定店手工缝制,一举一动都是豪门贵胄的风范。

可从遮住几分的外貌上看,他实在想不起京海有这号人物。

一首曲子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安小小长舒一口气,笑容瞬间爬到脸上,她转过头眉眼弯弯的朝男人笑:“很好哦!”

近处看来,男人一双黑眸幽深静默,仿若有着魅惑引力,让安小小不自觉沉溺其中。

这双眸子确实似曾相识。

听到安小小说很好,江牧野微微颔首,傲娇的勾了勾唇,在弹钢琴这件事情上,放眼京海市,他称第二恐怕没人敢称第一。

他望着安小小晶亮闪烁的眸子,妆容清丽的小脸和那她勾起唇角笑容清浅的样子,突然感觉莫名熟悉,心里头蓦地一松,鬼使神差般握住了她尚且放在钢琴上的左手。

安小小神色一怔,低头望了望,脸上瞬间闪现不可思议。

下个瞬间她倏然挣脱跳了起来,扬起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呼在了江牧野的脸上!

她的动作格外流畅,迅捷如江牧野居然都没有阻拦的及,生生受了她一巴掌。

“流氓!”

安小小低低斥了一声,眉眼间俱是怒意。

之后她提着裙角转身离开,尚未痊愈的腿脚还是跛着的,但那动作已经做到最快。

不远处的林政望着眼前的一幕,满脸的不可思议,二爷这是……被自己的女人给打了?

滑天下之大稽!

……

车上,江牧野冷着一张脸靠在后座,浑身散发着不要惹我的冷冽气场。

小丫头片子下手挺重,五指印子当时就起来了,脸上到现在还有一丝灼热感。

生平第一次挨巴掌!

行!

有种!

驾驶座的林政努力憋着笑唤他:“二爷……”

江牧野冷冷望他一眼:“你敢笑!”

林政使劲抿着唇:“我不敢!不过话说,安小姐看着挺瘦的,手劲还挺大!”

他望一眼后视镜中江牧野一张隐约还有五指手印的脸:“那今晚还回听竹轩?”

“去江山如画!”江牧野吩咐一句。

车子转个弯驶向江氏集团旗下五星级庄园式酒店江山如画。

江牧野眸光转向车外,流光溢彩的街景莫名几分亲切感,刚刚挨了巴掌的他心里头怒意八分欣慰两分。

起码说明那丫头还是有点自我保护意识的。

毕竟刚从的自己对于她来说,是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贸然抓她的手,确实不妥。

刚才自己是脑抽了?

他伸手揉揉眉心,眉眼间一抹烦躁:“最近总是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林政神色认真:“您的记忆恢复了?”

江牧野摇头:“只是隐约的片段和影像。”

林政气愤喟叹:“幸亏您只是丢了小时候的记忆,樱花那厮,属实该死!”

江牧野眯了眯眸子,锋刃锐利的眸光四散开来,他冷冷一句:“我会让她付出该有的代价!”

……

江山如画天字8号房,冯芳菲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就见助理小艾一脸兴奋的进了她的房间叽叽喳喳道:“菲姐,你猜我看到谁了!”

“你男神?”

剧组在附近拍戏,剧组大部分演员都住在这里,故而有此一答。

小艾点头如捣蒜:“确切的说是京海市名媛们的男神,当然如果他的腿脚利落的话,估计会是全华夏国女性的男神!”

听到这里冯芳菲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一双明眸里流光一转,她笑了笑:“江董怎么会住这里,你看错了吧?”

“怎么会错,百分百确定!而且就住在咱们隔壁天字7号房!”

冯芳菲的红唇一勾,还真是巧得很呢。

安小小回到听竹轩的时候自然已经是凌晨时分,奇怪的是江牧野居然没在家,等在客厅的周管家对她说。

“先生临时出差,嘱我跟您说一声。”

安小小点头,就见周云又递给她一管药膏道:“先生说给您用的。”

她神色疑惑的接过来看了看,发现是跌打损伤的药膏。

拿着上了楼,她拍了照片发给江牧野并道:“我的脚伤差不多好了,你的膏药很有效,所以这药膏是不是不用抹了?”

彼时江牧野正取了冰块敷脸,望见安小小的微信消息,只觉脸上灼热感更盛了几分。

他低头回复:“不一定非得用在脚上,手上也可以!”

“还有护手霜的疗效?”安小小给他回复。

江牧野唇角忍不住的勾了勾:“嗯!”

“那好!”

安小小对于江牧野的话向来十分信任,或者说是言听计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听话。

这时手机又进了一条江牧野的消息:“快抹,抹上给我发照片!”

命令意味十足!

安小小撇撇嘴巴还是乖乖洗了手均匀的像涂护手霜一样把药膏涂在了手上。

冰凉凉的倒是很舒服,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有些发肿的手指更是感觉舒适极了。

于是几分钟后,江牧野的微信又进了一条消息,是一双纤纤玉手……

江牧野:“……”小丫头还真是听话!

孺子可教!

再没等到江牧野的消息,安小小握着手机上了床,脑海里很自然的涌起在咖啡厅的一幕,男人那双幽深清亮的黑眸不时出现在她眼前。

很熟悉很熟悉!

……

清晨,江牧野收拾停当靠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突然听到门口有动静,他抬头望过去,眸光微凛。

洞开的房门走进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长发飘然略凌乱,身材窈窕略丰腴,她揉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女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走错了房间,打着哈欠径直进了门侧的洗手间。

江牧野冷着脸望着,片刻就见女人一脸慌张的从洗手间出来。

“江董?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抱歉。”

女人往前几步,咬着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倒是我见犹怜。

江牧野冷冷勾唇,垂下眼睑,一个字裹着冰渣朝着女人的方向而去:“滚!”

冯芳菲被他寒意浸染的嗓音吓了一个寒颤,但男人是真的帅啊,眉眼若工笔画一般刚毅凌然,气质若高山之巅的皑皑白雪让人望而却步却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往前走了两步:“江董,您不认识我?”

江牧野没理她,冯芳菲自顾自的说:“我是江达娱乐的艺人冯芳菲。”

她的语气温婉柔和,但语调明显几分骄傲。


赞一下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上一篇: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三代乱惀小说全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