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色翁浪妇全文阅读 我38岁离婚后跟儿子睡

安小小更加坚定了江牧野性子阴晴不定的想法,愈发觉着自己与他相处还是谨慎认真些。

她从包里掏了他给的银行卡递过去:“卡还给你。”

江牧野没接:“你留着用吧。”

 文学

“不用。”安小小坚持:“妈妈出去旅游,暂时用不到这么多钱了,我自己也有工作。”

江牧野抬抬下巴瞄一眼床头柜:“放这儿吧。”

安小小依言放过去,心里头瞬间如释重负,没拿他的钱,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总算平等了吧?

……

几日后,安小小正式到Home咖啡厅上班,有时候中午会回清水居休息会,煮点妈妈包的饺子。

江牧野也确实兑现了自己的话,不管虞琳和林叔到了哪里,都安排好了食宿和专车,这让安小小放心不少。

这一日中午,安小小像往常一样来到清水居,却碰到意料之外的人,林叔的女儿林玉。

林叔有一儿一女,女儿三十五岁,素来嚣张跋扈,儿子28岁,向来游手好闲,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自从虞琳和林义结婚,除了过来要钱,安小小很少见到他们两个。

林玉正在锁清水居的门,安小小过去:“林玉姐?你怎么来了?吃过午饭了?冰箱里有饺子……”

“不用说这些没用的。”林玉皱皱眉头:“你以后也不要再到这里来了,这里已经被我卖掉了,锁也已经全部都换了。”

“什么?”安小小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这里好像是我家。”

“什么你家我家。”林玉哼一声:“你妈已经把房子给老林了,这里就是我家。”

这里是安小小从小居住的地方,有着很多美好的回忆,妈妈怎么可能把房子给别人?

“爱信不信!”林玉抱臂立在门口:“反正这房子的房产证在我这,我已经卖了。”

说道这里安小小又不得不信,林叔对妈妈有恩,这时候她把房子留给他也无可厚非,只是……

“那你也不能卖掉啊,这房子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我管你!”林玉蛮挑着眉毛大声道:“你妈把老林的拆迁款都卷走了,两个人出去逍遥就不管我和弟弟的死活,我卖套房子过日子,怎么了?”

今日听她的意思,似乎只是为了钱。

“你多少钱卖的,我可以原价买回来。”

“我可没打算卖给你!”林玉嗤一声:“如果想要就等户主住过来自己找他谈吧。”

话毕她抬脚要走安小小拦住她:“起码也得让我进去收拾收拾东西吧?”

“房子里的东西我一并折旧卖给买家了。”林玉不耐烦的挥手推开她:“别缠着我了,懒得跟你说。”

“林玉姐!”安小小拽住她的胳膊:“那你把买家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可以么?”

“不可以!”林玉语气不耐:“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很讨厌你!根本不想跟你多说!滚开!”

她使劲推了安小小一把,后者趔趄一下倒在了地上,林玉迅速钻进门口的出租车里,安小小起身跛着脚追了几步,车子加速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安小小茫然无措的站在原地,脚腕处钻心的疼痛感迅速袭来,她扶住墙壁堪堪站稳。

视野里一辆白色捷豹停在眼前,陆祁晨下了车扶住她一脸焦急:“小小,脚怎么了?”

“没事。”安小小勉强笑了笑:“崴了一下。”

在安小小反应过来之前,陆祁晨已经蹲下了身子检查她的伤势,他的手轻轻挽起她的裤腿,手指温柔的捏了捏她的脚踝,仰头问的小心翼翼:“是不是这里?”

低头是他俊朗的五官和关切的眼神,安小小一时失神,陆祁晨对她好她一直都知道。

她的咖啡厅开在他公司的楼下,回回公司加班他都让助理徐宁到她店里点餐,一来二去陆氏集团的人都传她是他养的金丝雀。

初时安小小是很讨厌这些误会的,曾经一度拒绝接徐宁点的单,直到后来他亲自下来解释。

安小小记得那天是秋日里午后时分,犯了瞌睡的她撑着脑袋靠在吧台上望着窗台上盛放的满天星发呆,视线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潇洒俊逸的身姿,瞬间驱散了她的困意。

男人一步步走到她身边,低头望着她笑:“听公司的人说,你是我养的金丝雀?”

安小小红了脸,男人伸出手:“你好,我是陆祁晨,请多指教。”

从此之后,只要午餐时间他在公司,都会自己到咖啡厅吃饭,一来二去两人竟然也成了好友。

“小小?”陆祁晨唤她一声:“疼的厉害吗?”

安小小回神,收回自己的脚:“没事。”她神色讪讪,作为已婚人士,她觉着自己要与陆祁晨保持一些安全距离。

尤其江牧野的性子那么古怪。

陆祁晨自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起了身:“不严重,没伤到骨头,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去趟医院吧。”

“算了,家里有药,我抹点就好了。”安小小拒绝。

“那好,我扶你进去。”

安小小突然想起来房子的锁已经换了,她根本也进不去家门:“不用了,不碍事。”

陆祁晨望着她:“怎么了?我怎么觉着你今天不大对劲。”

他也是去咖啡厅点餐的时候知道安小小回了清水居,想着过来看看就正好遇到她神色凄慌的扶着墙,现在看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没事。”安小小不想他继续问下去便道:“要是方便的话,你把我捎到店里吧。”

“啊……”

在安小小的惊呼声中,陆祁晨弯腰抱起了她,他的速度很快,安小小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徐宁开了后排车门,陆祁晨把她放进去,又自己绕到车子另一侧上了车。

车子很快开动,消失在拐角。

不远处,黑色劳斯莱斯里,林政感觉开着暖风的封闭空间里骤然冷若冰雪之巅,不用看都知道后排江牧野的神情必然可怕至极。

也是巧了,昨晚上安小小打包了一些水饺回去给江牧野做宵夜,随口说起每天中午会在清水居吃午餐。

今天中午他正好在附近便想着过来看看,没想到就看到了刚刚的一幕。

很好!

江牧野一双冷淡的眸子望向林政,林政颤声:“二爷,我会查清楚的。”

……

晚上八点,安小小到了听竹轩,见她腿脚不便,刘园忙过来扶:“太太,你脚受伤了吗?需不需要找医生?”

“崴了一下,没事,已经处理过了。”安小小换了拖鞋:“先生回来了吗?”

“早回来了,在书房呢。”刘园犹豫一瞬道:“好像心情不大好,找了周管家训话呢。”

“是吗?”

“嗯。”刘园点点头又讳莫如深的加了一句:“好像还摔了茶杯。”

安小小忍不住问了一句:“他经常这样吗?”

刘园摇摇头:“头一回见他发这么大脾气。”

“好,我知道了。”

安小小朝刘园笑笑,从电梯上了二楼的卧房,她可不打算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招惹江牧野。

经过一下午的冷敷加膏药的效果,安小小的脚踝已经没那么疼了,只还是肿着,她匆匆冲了澡爬到床上,刚盖好被子卧室的门便被推开了。

江牧野进了门,安小小望过去便发现他依旧阴着一张脸,看上去确实心情不好。

她愈发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回来了?”安小小神色如常的问了一句。

江牧野理都没理,径直进了衣帽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浅蓝色的家居服,只上衣的扣子并没有系上,裸露在外的肌肉紧实细密……

安小小迅速收回视线,低头翻书。

江牧野的声音不预期响起:“过来。”

安小小放下书:“怎么了?”她的语气格外轻柔,生怕不小心触了他的逆鳞。

“扣子。”又是简单的两个字,确实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安小小抿抿唇下了床,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咬牙忍着脚踝处的不适朝他走过去。

近前,望着他蜜色肌肤里纹理清晰的肌肉,安小小的脸倏然红了,她伸出手从上到下开始系扣子。

江牧野望着她认真仔细的样子,微红的双颊,晶亮的眸子,挺翘的鼻梁,微嘟的红唇……

她穿了一件灰色棉布睡衣,衣领很高,但她弯着腰的姿势却暴露了关键部位。

望着望着江牧野喉头一紧。

安小小敏锐的察觉到他喉结滚动,手下的动作一滞,江牧野凉凉的嗓音便起了:“系个扣子都不会?”

安小小没有应声,只加快速度,很快完工,她直起腰:“好了。”

余光瞥到他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右手,食指缠着医用胶带……

“你的手受伤了?”安小小下意识问,也突然明白了他让自己帮忙系扣子的原因,食指伤了,貌似不方便呢。


赞一下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上一篇: 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