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 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进来。”门内传出男人成熟低沉的嗓音。

阮祺推门而入,高大的落地窗前,伫立着一个挺拔的男人。

他身上的西装纽扣散着,露出里面挺括的衬衫,左手的中指与无名指之间,静静的燃烧着一支烟。

 文学

“有事?”男人挑眉,有种让人发怵的不怒自威。

“哦,医院刚打来电话,那个,林亦可生了一个男孩,六斤二两,母子平安。”阮祺立即回答。

“嗯,我知道了。”男人听完,深刻的眉宇没有一丝波澜。

阮祺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道一声‘恭喜’,可话未出口,就听他继续问道,“美国分公司的视讯会议几点开始?”

阮祺愣了一下,脑子差点儿没跟上节奏。他抬起手腕,低头看了眼腕表,小心翼翼的回答:“半个小时之后。”

“让欧阳准备一下,去会议室。”男人说完,掐灭了指尖的烟,转身向门外走去。

视讯会议持续到第二天清晨才结束。

秘书端着两杯浓咖啡走进会议室。

“你,不去医院看看?”阮祺憋了一整个晚上,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坐在对面的男人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短暂的迟疑后,才吩咐了句,“备车吧。”

……

医院,病房。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落进来,照在人身上的感觉是暖的。

林亦可疲惫的睁着眼睛,看着身边熟睡的孩子,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

她十九岁,别的女孩在她这个年纪还赖在父母怀里撒娇,可她已经当妈妈了。

虽然,这是个父不详的孩子。虽然,在刚刚知道怀孕的时候,她几乎崩溃了。但这十个月以来,他在她的身体里一点点的发芽,成长,他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也许,这就是母性。所以,当医生说她可能会难产的时候,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这个孩子生存的希望。

‘当当’的敲门声在此时响起,林亦可迅速的用手背抹掉脸颊上的泪痕,沙哑的说了一声,“请进。”

她以为是护士来换输液瓶,然而,门开了,走进来的却是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

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林亦可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男人的气质偏冷,看着她的目光,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顾景霆,你孩子的爸爸。”

他的自我介绍简短又直接,明明嗓音清冽冷漠,听在林亦可耳中,却觉得像是一声闷雷劈得她头晕目眩。

她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有些失控的抓起枕头向他砸了过去。

“强奸犯,你居然还敢出现,不怕我报警抓你!”林亦可愤怒的低吼着。

相对于她的歇斯底里,顾景霆很随意的伸臂挡开她丢过来的枕头,然后,迈开长腿走到病床前。

病床旁,睡着襁褓中的婴儿。皱巴巴红通通的一张小脸,像只小猴子。

林亦可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本能的伸手把孩子护在怀里。

“怎么还没报警?”顾景霆的目光从孩子身上移开,重新看向她。一双深邃的眼睛,冷静漆黑。

林亦可紧咬着唇,身体颤抖着,气的说不出话。

她不可能报警,因为,她没有证据能证明他强暴她。

那晚,是她自己走进他的房间,她把他当成另一个人,从始至终甚至没有反抗过。

“你究竟想怎么样?”林亦可沙哑的问道,没有了刚刚的气焰。

“如果你冷静了,我们可以谈谈。”他说。

林亦可瞪着他,她和强奸犯有什么好谈的。

“你有两个选择,和我结婚,或者,把孩子的抚养权给我。”理所当然的语气,他似乎习惯于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

林亦可却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他那张好看的脸皮。一个强奸犯还敢提条件。“你休想……”

“不必急着回答,想好了可以给我打电话。”顾景霆打断她,俊脸上神情淡漠,将一张印花名片放在了床头柜上。

房门一开一合,男人离开的无声无息。

襁褓中的孩子睡得很香甜,好像天塌了都和他无关。

林亦可无力的闭上眼睛,觉得委屈,酸涩的眼睛好像又有了流泪的冲动。

一年前的一幕幕,如同潮水般涌入脑海。

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和未婚夫左烨约定好把彼此的第一次交给对方。

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陆雨欣却在把她灌醉后,代替她爬上了左烨的床。

而她在另一个漆黑的房间里,被陌生的男人强暴了。

林亦可一直以为,和她整夜缠绵的男人是左烨。直到第二天清晨醒来,她光溜溜的躺在被子里,房间内空无一人。

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个傻瓜一样喊左烨的名字。然后,继母陆慧心带着人闯进来,抱着她放声大哭,“小可,我可怜的孩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阿姨已经报警了,绝对不会放过强奸你的畜生……”

被陆慧心这么一闹,她睡错了人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她的父亲林建山,不分青红皂白,愤怒的扇了她一巴掌……

咚咚的敲门声,把林亦可从记忆拉回到现实中。

她下意识的以为还是顾景霆,强撑着下床,气急败坏的拉开门,低吼道,“你还想怎样!”

“火气这么大!”门外,陆雨欣她伸手摘掉了脸上的黑色墨镜,露出一张妆容精致的面孔,笑容明媚而招摇。

“怎么是你!陆雨欣,你还敢来找我!”林亦可瞪着她,不知道是痛,还是气,身体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别激动啊,我亲爱的妹妹,刚生完孩子,气大伤身。”陆雨欣假惺惺的说,越过她身边,直接向病房内走去。

“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林亦可目光戒备的看着她,不客气的出声撵人。

陆雨欣却好像根本没听到她的逐客令,不急不缓的从精致的手提包中翻出一张大红色的喜帖,递给林亦可。

“下周我和左烨就要订婚了,特意来邀请你参加我们的订婚宴。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可以少了你这个见证人呢。”

陆雨欣笑,笑声有些刺耳。

“胜利者的炫耀?你不觉得自己赢得很无耻吗?”林亦可捏着喜帖,指尖发白。

原本,这一切都是属于她的,爱情,婚礼,还有左烨。却被陆雨欣用无耻的手段夺走了。

“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林亦可,别觉得自己多委屈,是你太蠢了。”

林亦可觉得自己真是够蠢的,才会放她进来。

而此时,陆雨欣已经走到病床边,眼睛落在熟睡中的孩子身上。

“这就是你生的野种?”她说话间,手伸向了孩子,修的尖尖的长指甲,就好像妖魔的魔抓。

“你别碰他!”林亦可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推开她。

林亦可刚生完孩子不久,根本没什么力气。不过是轻轻的一推,陆雨欣却突然倒在了地上。

“啊。”她惊叫一声,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泪流满面的看着她。

“小可,你别这样对我,我是你姐姐啊。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该和左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林亦可错愕的看着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擦身而过,蹲在了陆雨欣面前。

“雨欣,你怎么了?”左烨满眼疼惜的看着她。

林亦可刚刚是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并没有看到左烨是什么时候来的。而陆雨欣却看到了,并且上演了这么一出苦情戏。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左烨,你别怪小可。”陆雨欣柔柔弱弱的话,想让人不误会都不行。

果然,左烨目光冷漠的看向了林亦可,“亦可,是我一定要对雨欣负责的,你要怪就怪我。”

林亦可听完,冷笑。果然是他看中的男人,多有责任感啊。

“我没怪你,也没请她过来让我推。”

左烨皱了皱眉,问陆雨欣:“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我想求得小可的原谅,我希望她可以祝福我们,我不想要一场不被亲人祝福的婚姻。”

陆雨欣可怜兮兮的流着泪,好像林亦可才是罪大恶极的那个。

“好,我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够了吗?陆雨欣,如果你继续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不怕他怀疑你是装的吗?”

陆雨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身旁,左烨想要扶她起来,她却惊叫一声,再次跌在地上,身下突然多了一大滩鲜血。

“左烨,我好痛,我,我们的孩子……”


赞一下
上一篇: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