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把她给老子扒了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到底都是同门师兄弟,以前其他四云峰的弟子找赤云峰弟子炼制法宝丹药,赤云峰的门人也都是只收一个成本价就行。 可是赤云峰的弟子以成本价帮助归云峰弟子炼制了那么多的法宝和丹药,归云真人总是感觉像是归云峰欠了赤云峰人情一样。

    归云真人当时的想法就是,把赤云峰拆散了,让一些器修加入归云峰名下。都是一峰的师兄弟了,自己人就不用说什么人情不人情的了。

    可是结果绝云真人直接就

小说文学

把赤云峰整个的并入了绝云峰名下。

    这种情况下,归云真人也只能无奈的打消了自己的这种想法。可是等赤云峰和绝云峰再次分家,归云真人之前的那些想法就又一次的生了出来。

    现在要再次认可赤云峰的位置,还要把赤云峰交给韩立。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以后可就完全没有实现自己那个目的的可能了。也是因此,归云真人才一再阻挠。

    刚刚用话排挤了绝云真人一番,结果翠云真人也同意让赤云峰恢复地位了。归云真人也不是神仙,思考问题也总需要时间。在翠云真人话音落下,等了一会儿,就在剑云真人就要做出决定的时候,归云真人才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不是我找茬,只是赤云峰现在没有赤云戒,确实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这样吧,我提议让焱阳宗所有中层弟子进行投票。如果绝大多数的焱阳宗弟子都同意赤云峰恢复五云峰的地位。那咱就顺应民心,经过投票选出的结果,下面的晚辈们也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看似公证的一个提议,却还是不想给赤云峰这个机会。如果焱阳宗下面的弟子们都能摒弃个人的嫌恶,以能让赤云峰更好发展的角度进行投票,那当然好。

    可是上一届的绝云真人总共才陨落了多长时间。现在正是焱阳宗上下各种厌恨赤云峰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投票,还不是把赤云峰往绝路上逼?

    归云真人自己都忍不住在心底为自己的机智喝彩。提出这样的办法,看起来合情合理,可是赤云峰想要通过投票恢复地位几乎是不可能了。这样的话,归云真人也就还有机会实现四云峰瓜分赤云峰弟子的计划。

    “是不是只要我们把赤云戒拿出来,就不会有问题了?”

    韩立的声音传来,不只归云真人,其他几人也都是忍不住一愣。除了当时不在场的段云,其他几人都是忍不住想起来最后赤火真人离开的时候,韩立也是出现了一小会儿的。

    归云真人惊疑不定的扫视着韩立。真的可能么?如果归云真人没有记错的话,韩立当时并没有太过接近赤火真人。在两人还有一段距离的情况下,赤火真人随手一挥,就把韩立煽飞了出去。赤火真人会趁着这次机会,把赤云戒交给韩立么?

    可是渡过心魔劫之后,修士原本的人格不就得被第二人格彻底压制了么?如果第一人格这么轻易就能压制回来,入魔也就不会如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了。

    然而如果赤火真人当时是第二人格做主,那韩立现在提起这一点又是为了什么?

    归云真人迟疑了一会儿,却是终于没有正面回答韩立的问题。归云真人转向剑云真人:“掌教,五云戒都是焱阳宗传承数千年的宗门重宝。如果有弟子私藏宗门重宝,按门规应该怎么处置?”

    “笑话!”韩立没有让归云真人继续说下去,在打断归云真人之后,也是开始向剑云真人问询:“掌教师叔。我焱阳宗五云峰峰主之位的传承,一般都有什么规矩。”

    “也没什么规矩,如果上一任的峰主不是突然陨落双腿间已经湿成一片的话。峰主选定哪个门人为他的继承人,只要把对应的云戒交给继承人就行。正常情况下,还得通告掌教真人,并设继位典礼。但是这些旁枝末节,倒也不是非有不可。”韩立虽然还没有拿出赤云戒,但是从字里行间看来,也能猜出来那种结果了。

    这一次,剑云真人终于是站在了韩立一边。他对韩立的目无尊长有些许的看不惯,但是相比较而言,他还是更不爽归云真人的为人。而且寻回赤云戒的话,对于焱阳宗来说,也确实算一件不小的喜事了。

    现在的焱阳宗已经是大不如前。二十五位大乘期五行修士都凑的相当勉强。可是再怎么说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这二十五个大乘期修士配合焱阳宗的五云封禁大阵的话,对付两倍于几方的大乘期高手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可是赤云戒的遗失,使得这一点都成为了妄想。

    也得亏韩立离开的这些年,焱阳宗收缩防御没有遇到敌人大举来袭的情况。否则的话,韩立还得因此多一些自责。倒不是当初的韩立罔顾焱阳宗的安危,选择了带走赤云戒。当初的韩立,连五云封禁大阵都没怎么听说过,怎么可能知道赤云戒就是焱阳宗开启宗门大阵的必要条件之一?

    焱阳宗不会主动去招惹其他的势力,可是修真界势力之间的矛盾,如果就只是你不去招惹别人就能规避了的话,修真界每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中小型势力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泯灭了。

 

小说文学

;   有宗门大阵,剑云真人到底也心里更有底一些。

    “师傅渡过心魔劫,我虽然知道渡过心魔劫意味着什么,也清楚师傅的第二人格,绝不会因为我是他曾经的徒弟就对我有什么怜惜。但是一想想师傅可能会在将来犯下的那些大错,我还是忍不住飞了出来想要阻止师傅。当时的情况,几位师叔除了段云师叔之外都在场,差不多也都看到了。而就是段云师叔想必也在事后听过了这件事的始末。

    但是几位师叔应该都没有注意到的一点,就是在嘴里明明表明着对我不屑一顾的态度的同时,师傅那随手一扇,就把赤云戒送进了我的怀里。

    曾经我也注意到过师傅的乾坤戒形象有些怪异,师傅也大致和我解释了一下,由此我也知道了师傅把赤云戒交给我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不是没有想过把赤云戒交给段云师叔,但是最后我还是带着赤云戒一起离开了焱阳宗。不是我贪图赤云峰峰主位置的权力,也不是我不信任段云师叔。这赤云戒是师傅交给我的,没有经过师傅的允许,我又如何能把赤云戒转交给别人。”韩立看向了段云师叔,段云师叔到现在也还是有些惊愕,但是他还是立马看出了韩立目光中的愧疚。他是真没放在心上,当下对着韩立露出了宽慰的一笑。

    段云记得很清楚,当初韩立走之前,是去找他谈过赤云峰的前景的。是他亲自和韩立说,他也同意赤云峰暂时并入其他山头,修养生息的决定。他不想走了赤火真人的老路。韩立没有把赤云戒交出来,未尝没有不想逼着他步入赤火真人后尘的想法。在当时,成为赤云峰的峰主,权力是没有多少的,有的,只是绝大多数赤云峰弟子肩负不起的责任。

    看到段云师叔宽慰的笑容,韩立这才在心中送了一口气。“当然,我要是说我没把赤云戒交出来,完全没有一点的私心的话,那也绝对是骗人的。师傅走的匆忙,这赤云戒算是唯一一件可以让我缅怀师傅的东西了。师傅对我那么好,我当然不愿意轻易把和师傅唯一的牵挂交出去。

    我也知道,我拿着赤云戒意味着什么。那就是重振赤云峰声威的责任,而这一点,也正是师傅为之奋斗终身的目标。

    也不怕诸位师叔们笑话,离开焱阳宗的时候,我连元婴期都没到,只是一个普通的金丹期修士。而且当时的我,也绝不会想到我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大乘期巅峰。可是当时只有金丹期的我,却在心中暗自把振兴赤云峰的重任担在了自己肩上。

    我走的时候,赤云峰并入其他云峰的决定已经是做出来了。对于当时的赤云峰来说,并入其他云峰休养生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当时的我,别说振兴赤云峰了,连自保能力都没有。我这才做出决定,先到外面闯荡一段时间,等我的能力提升上来之后,再回来为赤云峰的发展添砖加瓦。”

    韩立的版本,听起来还是很顺心的。而尽管已经过去了二百多年,但是当初韩立嘴角留着鲜血,冒着生命危险去阻拦赤火真人的情况,经过韩立随口一提之后,又变得历历在目。

    在众人心中,韩立现在的形象,又和当初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的韩立重合了起来。

    就连剑云真人也终于不再纠结于韩立对归云真人的不尊重。二百年时间的流逝,剑云真人对韩立的印象也已经是有些淡了。而因为整个宗门对韩立“焚荒五子”身份的传唱,剑云真人对韩立的印象也停留在了那个为焱阳宗争取到偌大名气的器修天才层面。之前韩立表现出对归云真人的些许不尊重的时候,剑云真人才忍不住觉得韩立这人有些肆意妄为。

    韩立之前顺口一提,剑云真人才想到了韩立冒死去阻拦赤火真人的行为。是啊,当初为了师傅可以做到那样程度的小子,就算离开了焱阳宗那么长的时间,那颗赤子之心,又岂是说变就能变的。

    几人还忍不住沉浸在韩立刚才的故事里面,陡然间就又听到归云真人轻哼了一声。

    “哼,说的好听。那你知不知道,你带着赤云戒离开的这些年。焱阳宗连宗门大阵都不能激活?好在焱阳宗这些年来没有外敌入侵,如果有敌人打到焱阳宗的话,因为不能激活宗门大阵,我焱阳宗会增加多大的损失?”

    “赤云戒和五云封禁大阵有关?”韩立一脸的诧异,他确实是到现在才知道的这一点。

    “归云师兄就不要责备韩立了。我相信韩立肯定是在不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做出的带着赤云戒离开焱阳宗的决定的。这也不是我的臆测,本身无论是五云封禁大阵还是赤云戒,都不是焱阳宗刚入门的弟子可以接触到的。韩立知道赤云戒还有咱宗门大阵的名字,已经是因为赤火师兄当初对他比较疼爱的缘故了。韩立总共就在焱阳宗待了二十年的时间,把境界提升到金丹期,已经耗费了韩立大量的精力了。怎么可能把宗门大阵所有的细节方面都了解到呢?这一点,绝大多数比韩立早入门五十年一百年的师兄们,都不见得能够搞明白。”

    听到归云真人的质问,剑云真人、翠云真人也都是愣了一下。要说韩立的故事他一晚日了我八回,唯一的漏洞也就这一点了。韩立会是在明知道带走赤云戒会导致焱阳宗的宗门大阵不能激活的情况下,带走赤云戒离开焱阳宗的么?

    韩立惊讶的反应,众人也都看在了眼里。之后段云的一番解释,终于也是打消了几人心中的疑虑。确实,五云封禁大阵和五云戒都算得上是焱阳宗比较高级的秘密了,终究不是任何一个宗门弟子,都能把这中间的那些细节全部了解到的。

    “没有赤云戒就不能激活五云封禁大阵了?如此一来的话,我带走赤云戒确实是让焱阳宗陷入了一定的危机之中。这确实是我的责任。宗门如果有相关的规定,韩立认罚。但是我还是要说明一下,当初的我,确实是不知道赤云戒和五云封禁大阵之间的关系的。事实上的话,在师傅渡心境劫之前我都不知道焱阳宗有宗门大阵的存在。是当初我躲在一旁,听到当初的绝云真人要把师傅关进五云封禁大阵的阵眼之中,我才知道了焱阳宗宗门大阵的名字。但是对于五云封禁大阵具体什么功能,还有其他各方面的情况,我是真不知道。”

    剑云真人和翠云真人一想,当初是有这么一件事儿。心中更是确定了韩立当时确实不知情的事实。

    归云真人看剑云真人和翠云真人释然的神情,当然也知道两人已经认可了韩立的说法。话说归云真人也不是完全没有眼力劲,他也知道现在想要阻止赤云峰重立山头几乎是不可能了。可是不试一试的话,让归云真人如何甘心?他觊觎赤云峰这些器修,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归云真人眼睛一转,又想到了另外一个暂缓赤云峰恢复地位的办法。

    “韩立师侄当时确实不知情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知者不怪,确实是不好再因此责罚韩立师侄了。而韩立师侄手持赤云戒,总得来说,也确实该是时候恢复赤云峰的地位了。”归云真人说了一句公道话,算是暂缓了剑云真人等人对他的恶感。他很清楚,这一点上已经没有争论的余地,赤云戒重新回到焱阳宗,他再争论下去就成了无理取闹了,还不如先卖个人情。

    “但是怎么说呢,焱阳宗五云峰的峰主,向来是要求地元境的高手担任的。当时赤火师弟接任赤云峰峰主的位置就算是破例了。我倒不是不赞成韩立师侄担任赤云峰峰主的位置。可是如果现在就公告恢复赤云峰位置,并由韩立师侄担任赤云峰峰主的话。百岳门和玉剑门的道友,一听又是一个大乘期的修士担任赤云峰的峰主的话。明面上不会说什么,但是暗地里肯定会编排说我们焱阳宗‘已经没有人了,只能让大乘期修士担任峰主。’我的想法是,等韩立师侄或者赤云峰其他哪位师弟突破地元境,再一起公布这件事情。这样一来的话,我焱阳宗再次拥有了五位地元境高手,一定会让玉阳山脉附近的其他势力大吃一惊的。”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赞一下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上一篇: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女人自熨全过程(有声)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