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欲洁其身而乱大伦,灼热顶弄涨满哭泣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周和曦颇感意外,向来与她势同水火的孙婵娟竟然主动跑来为她作证!关于孙婵娟,她最新的消息便是王家太太接纳了她,夜郎城的康平伯死后能风光大葬,康平伯的妻眷后人能妥善安置,皆王家在背后出力。

    康平伯的葬礼结束,孙婵娟和王皓轩一同回到京城,夫妻齐心打理织云绣楼,某天,王家太太亲自迎接儿子、儿媳回王家大宅,从那一刻起,孙婵娟算是在王家站稳脚跟儿

小说文学



    孙婵娟的变化,她无疑是吃惊的,自幼这个表姐是什么品性,她一清二楚。出身不高,心比天高,在侯府长住六年,每时每刻都想方设法从祖母那里讨好处,仗着祖母的疼爱,妄图碾压侯府所有姑娘。

    至于姻缘大事,鼻孔都能翘到天上去,明知祖母的意思,并不希望自己孙女们高嫁,她却反其道而行之,为了能攀上更高的枝头,汲汲钻营。一旦有一点点希望,便奋不顾身扑上去。

    若非她被富贵迷了眼,为了高枝,脸面、廉耻什么都不要了,又如何会在隆玉公主府中了明慧郡主的圈套,与人苟且被抓现行,落得一身终生难以洗刷的污点。好在王家不计较一切,愿意教导她,接纳她……

    王家!

    是了,周和曦找到问题关键点,孙婵娟之所以能脱胎换骨,王家功不可没。虽为亲眼所见,她却听闻王家太太是个在商场会舞刀弄剑之人,杀伐果断不在话下,十分厉害。为人又品性敦良,懂得取舍,年轻时溺爱儿子导致儿子性格懦弱,不堪大气,却懂得及时止损。

    在孙婵娟的事情上,王家太太对王皓轩十分不满,说赶出家门就赶出家门,丝毫不带犹豫。要知道,王皓轩可是她的独子啊!

    但是王家太太扬言,没了儿子,女儿也是一样的。于是,其女王盛秋开始学着挑大梁,即便现在王皓轩领着孙婵娟归家,王家生意场上,依旧由王盛秋挑大梁。

    单单凭这些事迹,周和曦便对王家太太敬佩不已。

    果然,遇上王家,是孙婵娟的造化。

    女子不易,能遇上这样好的夫家,一生幸事。

    直到孙婵娟缓缓开口,周和曦方才回神,她这位孙表姐朝玳瑁面前走了走,像讲述故事一样平静道

小说文学

:“记得锦绣布庄开张第三日,你便溜到我的织云绣楼,名义上想亲厚商邻,实则打探我对郡主是否恨意滔天。那天我没搭理你,你不甘心,三番五次找到我,在我面前若有若无的说一些郡主的事儿,看似寻常,实则句句透着对郡主的不满。 到后来,为了博取我的信任,甚至开始诋毁……我以你频频出现织云绣楼是为偷师学艺的理由赶你出门,你恼羞成怒,当众提起我的往事以及,同郡主所谓的恩怨……我说这些,你可敢认?“

    玳瑁目光直直瞪着她,未言。

&n家翁吃我奶bsp;   孙婵娟不以为意,继续道:“那日我没有同你掰扯,现在不妨告诉你,从前我做的那些事落得那般地步,全都是我咎由自取。对于郡主……”孙婵娟一时哽咽,看向周和曦,“我是真心感激,若非她,我也不能有如今的好归宿。”

    听这话,周和曦动容。

    在场所有人,无不为孙婵娟点头称赞。

    无论高H强制调教震动男女,谁还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孙婵娟瞅着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的玳瑁,及时收了情绪,逻辑缜密的指出玳瑁犯下的罪行,“上元节灯会,本该是我们这等商户生意最好的时候,你偏偏关门歇业。我婆母心疑,好妈妈快点想死我了派了人悄悄尾随,你关闭店铺后去了辅国公府所在的金溪街,上了辅国公世子夫人的马车,你在马车上待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悄悄回家。”

    “呵,既如此,你可知我同孟夫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玳瑁神情倨傲的追问。

    孙婵娟摇头,说不知,并道,“我只是把你非比寻常的行踪说出来,让郡主听一听。”

    这话意味深长。

    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孟馥雅同南圣郡主什么关系,当初,孟馥雅是如何明目张胆的抢南圣郡主的姻缘的?而你玳瑁,作为郡主旧仆,居然同孟夫人来往,至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还用猜么?

    “有什么不寻常的?我玳瑁现在是堂堂正正的平民百姓,我爱与谁来往便同谁来往,你管得着吗?”她声音尖刻又嚣张,力证着什么,孙婵娟淡淡一笑,拿话怼道:“你若不是出身宜安侯府,挂着周姓,谁会搭理你这个堂堂正正的平民百姓。”

    这讽刺……

    话毕,她不再肯与其废话,“正月二十六,二月二十四,三月十八,这三个日子,你又分别于金雀街的水上茶馆,东四街的金逸裁缝铺,中心街的四福银楼见了孟夫人。自此,你们二人没再私底下见面,而是靠着孟夫人身边的丫鬟如意传递口信儿。十日前,你受鸿胪寺卿李太太邀请登门,得了李太太诸多赏赐,七日前,你又受国子监祭酒宋太太邀请,宋太太赏你一套织锦缎子裁的新衣,你穿着走出她家门儿……“

    “你啰里啰嗦说这么多,与我散播谣言有和干系?”

    “自然有的。李太太和宋太太最喜欢我织云绣楼王绣娘的手艺,自入春以来,她们二人频频结伴来我织云绣楼选缎子,选花样儿。五日前,她们二人又结伴而来,当时王绣娘不在绣楼,我一面请二位楼上喝茶,一面派人去寻外出送活的王绣娘,一盏茶的功夫,王绣娘就回了,她惦记着两位太太的生意火急火燎上了二楼,恰巧听见两位太太对郡主各种诋毁……“

    “呵呵,真是奇了,先不说你如何证明两位太太诋毁郡主,就说你如何证明她们所言皆来自我?“

    “当然能证明,两位太太每说两句便带上一句:那玳瑁说,那玳瑁还说……”

    玳瑁目瞪口呆。

    孙婵娟又道:“也是巧了,两位太太从我织云绣楼离开,转身去了你的锦绣布庄,足足待了两个时辰才出来,我不知道你锦绣布庄有何新奇之地,竟让两位官太太连午饭都顾不得吃。”

    王绣娘立刻上前,将宋太太、李太太二人的话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叙述一遍,期间不止一次提到她们赏了玳瑁什么东西,周平安立刻遣小厮回家将那些东西取来。

    一样不落,一样不错,至此,人证物证俱在。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赞一下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上一篇: 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h,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