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 - www.cntmpa.com
互联网大杂脍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闺房趣事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一章

魅魔女王美坎修特说完瞬间,她已经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深渊领主印记开始被剥离。

紧接着整个虚空也发出轰鸣声响,在这位魅魔女王说出话语的瞬间,整个深渊意志开始被彻底唤醒。

无底深渊的所有层面,都发出震动的轰鸣声响。

从第一层帕祖尼亚再到最底层的无底境域,中间足足超过666层的所有层面,都陷入同一种恐慌的境地,仿佛支撑整个深渊存在的混沌本源,正式宣告崩塌。

一时间,所有的深渊领主们,从奥库斯再到格拉兹特、狄摩高根,一直到弗拉兹厄鲁等,都尽数噤若寒蝉,无比惶恐地看着这片天色的变化。

整个深渊的所有恶魔,更是直接原地跪倒,匍匐于地面,惶恐无比地观看着这

文学

天色变化。

原本深渊充满血雾、弥漫酸雾与剧毒浓烟的大地,直接摇摇晃晃起来,仿佛万物破碎。

赵旭此时整个人也有些措手不及地望着眼前的突然骤变。

他意识到,局面开始超过了自身的掌控尺度。

“你终于开启了这一道门了?”

忽然身后一声嘶哑而恐怖的声音传来,赵旭回头望去,心中微惊却脸色平静。

一位不断嘶吼的丑陋巨人站在那里,它那本该是脸的位置上长着一根巨大的触手,全身一片漆黑,甚至腿部的位置还另外长着两只多余的手臂。

“嗯?”

赵旭见过那本“深渊长卷”,印象里压根没有出现过这种形状的怪物。

只是他的脑海里,还是忍不住地冒出一个崭新的名字——暗夜咆哮者。

下一秒,周围空间的压迫感传来,曾经熟悉的梦魇般的窒息感,直接勒住赵旭的喉咙,哪怕这个时候无敌深渊的力量不断加容于他的身上,他依旧感受到一丝难受。

“你是奈亚拉托提普?”赵旭反问道,“或者说化身?”

“呵呵,果然,身为这方天地混沌初生化身的你,就是如此的敏锐,能够感应到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我,难怪你当初能够顺利入局梦到我,果然一切都是敲定的选择。”

奈亚拉托提普入侵到了亚瑟?

一位外神?

哪怕对方此时展露的形象只是化身,赵旭都忍不住感受到一股惶恐之意,瞬间操纵着深渊之力让自己拉开距离。

而那位魅魔女王在完全被他抽离了深渊本源力量后,也直接倒地,就此昏睡不起。

赵旭微微摇头,“不对,你不见得是对方的化身。”

“亚瑟这方世界里,外层的晶壁膜能够摒弃其他世界的强大者进入,内部的亚瑟主世界则能够摒弃诸神的进入,所以你压根不会是那位化身。哪怕是,你所剩的能力也很有限了。”

就如同诸神只能够派遣化身到达亚瑟般。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话,为何我能够轻易地压制你呢?”这位暗夜咆哮者嬉笑道。

赵旭也是微微心惊。

同时他的耳边,再度传来深渊的低语——

“奈亚拉托提普超越时间和空间,统治着夏尔诺斯。在庞大无匹的乌木宫殿里,他被喽罗、族裔和脓疮服侍着,等待着自己的再临。”

这一句赵旭完全听不出任何意义。

只是他已经感受到,周围的深渊之力在急剧变化着,原本处于自己触脚的力量,当场太阿倒持,反而成了束缚自身的强大工具。

这点也让赵旭恼怒不已。

甚至他都有些怀疑,这一切是否一个骗局。

瞬间赵旭便将源头回溯到“无底境域”里的一切所见所闻。

整个过程都如同抽丝剥茧般,一根一根地在他面前摊开。

当时的赵旭内心可以说无比警惕,若非后面所知晓的“内幕”如此让他震惊,否则他都不会轻易相信。

毕竟整个“故事”都牵扯到了原始的创世三大巨龙,乃至切合着那个“巨龙预言”,单纯为了哄骗他的话,压根没有必要。

可当这位化身出现时,那一条一直以来,无比隐蔽的线索也终于摊开。

瞬间,赵旭的双眸放出亮丽充满鲜艳色泽的光晕,他直接看破了这一层面的天际,一路朝上突破!

651层奈斯瑞。

601层燃火领域。

600层无尽迷宫。

548层魔法领主。

……

1层帕祖尼亚。

甚至这道视线继续一路朝上,直达那亚瑟的主物质位面,看到了那片他曾经熟悉的天空。

传说中的巨龙预言,在这一刻,正式揭开了自身的帷幕,朝着赵旭拉开了所有的隐秘。

他也继续聆听到了更为关键的话语。

“决不要涉足与他有关的咒语和魔法,他会飞快地给那些不谨慎的人设下陷阱。无知之人要当心,当心那本暗黑大卷,因为奈亚拉托提普的愤怒着实恐怖无匹。”

赵旭在这一刻醒悟了过来。

他带着充满诧异的目光望着前面的外神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说道,“深渊长卷?”

“没错,看来你也终于醒悟了过来。”暗夜咆哮者摇摆着头顶的章鱼触须,仿佛实现了平生最为得意的杰作。

“当初的欧内斯特,真的让我很可惜。他居然顶住了成为深渊之主的诱惑,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有使用过书本里的力量,要知道以他的才情而言,成为真正的深渊之主,与那九层地狱之主的斗争,起码也能够占到七成赢面。”

“到了那个地步,他居然还是不肯下赌桌。”说罢这位化身也发出一声叹息。

赵旭此时已经恢复冷静,一脸平静地望着对方道。

“这个局,你布置了多久了?”

对面的暗夜咆哮者摇了摇头,“太久了,已经长久得,我都忘记了岁月的痕迹。”

“实际上,我一直到66层的魔网深坑中等待着你,只要你当时出手的话,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让你激活深渊的力量。谁曾想,居然是在另一个位面误打误撞成功了。”

赵旭马上就回想到那个他差点去拜访的地方。

“乌尔迦舍克之孔?”

当时听着描述,这个地点就像是某个巨型生物的肠胃部分,直接让他想到了不好的联想。

谁曾想,还真的是?

“呵呵,你果然猜到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发出满足的微笑。

“在起源于时间开端,也就是最初的你和阿斯摩蒂尔斯分开,演化成整个世界的规则与生命的一部分时,我正好感受到这方世界的大动荡,因此派遣了一道化身前来。”

“当时的外层界面刚好形成,结果我才一进入这方世界,便意识到,所有创造出来的‘外层界面’,居然是保护整个亚瑟主世界的‘藩篱’,我就这么被无底深渊所俘虏。”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二章

花了一段时间,提可给杨宇讲述了某个被强烈诅咒诅咒的男人,历尽千辛万苦,得到圣女认可,最后解除诅咒重获新生的故事。

在那个故事之中,圣女所用的道具,就是传说来自天界的【圣光催化石】。

之后,提可还给杨宇讲述了,不少有人被人操纵的故事,其中包括了药物操纵、精神操纵、洗脑控制等等,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由于年代久远,有很多故事的真实性都不可考,提可也只让让杨宇当做微不足道的参考。

在提可的故事中,大多数人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心灵或是心灵受强烈受挫才解除控制的,但也不乏运用药物、仪式等等方法解除控制的人。

关于魅魔一事,杨宇让提可单独调查,主要调查解除魅惑的方法,以及防止被魅惑的方法。

提可调查得很仔细,甚至还找曾经给他们添过麻烦的记者可可爱,亲自确认过。

魅惑也是一种相当特殊的魔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使用。

可以确认的是,能够使用魅惑的,基本上都是女性。

有趣的一点是,会使用魅惑的人诞生的子嗣,有很大的比例都是女孩子。

魅惑魔法最可怕的是被魅惑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被魅惑了,提可从这点开始入手,教给了杨宇一些预防的方法。

杨宇勤奋地拿出一个小本本,将提可所说的东西全部都给记下。

谈话是从傍晚开始的,一直持续到半夜,提可才勉强将自己查到的一半东西大概说完。

到了工作时间,提可和杨宇打了一声招呼,去帮助自己的师父整理书架。

剩下的一半,提可准备明早睡醒,和杨宇说完。

就在杨宇从提可那里收集情报时,战争局势,正对罗泽帝国越来越不利。

在罗泽帝国的军事会议厅中,瓦远.杰森将军拿着战况表,眉头紧皱。

不止是他,在场大多数将军也同样眉头紧皱,对前线的战事忧心忡忡,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生怕一合眼,又传来兽人大军攻下一座城池的消息。

“情况比想象中更糟糕。想不到兽人们,居然还能爆发出这种力量。”

“他们拒绝了和我们交换俘虏的请求。

这个冬季,我们失去了不少训练有素的士兵,如果要不回那些士兵,就只能让没有训练好的新兵顶上。

没有训练好的新兵很容易出现问题,让防御的缺口变大,伤亡数会变得不可估计。

征兵时,我们给士兵们做过很多的承诺,没有办法一一兑现的话......”

“现在还管什么承诺,那些兽人崽子们,明显是想要宰了我们,面对这样的危险,我们应该把那一切能用的东西全部都用上。我建议,全国开始强制征兵,背水一战。”

“稍微给我冷静一下。强制征兵,将不熟悉战斗的士兵送上战场,或许只会助长对方的士气。现在的兽人,和过去我们所对付的似乎有很大不同。”

“嗯。半人马、翼手族、沼泽蛙人、半鳄、尾矛.....

特殊亚人部队一支支涌出来,活用他们各自的优势,在各种地形作战取得了不俗的成果。

兽人指挥的方式也和之前完全不同,简直就像是换了一支军队......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三章

手枪一出,刘星面前的老板笑容瞬间凝固,因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刘星会在这个时候掏出一把手枪来。

“不要激动,我的朋友。”

刘星笑呵呵的将手枪放在了桌子上,认真的说道:“正如你现在所看到的一样,我在来这里之前一不小心摔在了田地里,顺便我的钱包也掉进了那片水田中,所以我现在并没有现金用来购买二手保险箱,但是我又很想试一试自己的手气,那么我就想问一问这把手枪值多少钱。”

老板看了看刘星,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手枪,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小伙子,你这手枪不会是假的吧?”

此言一出,刘星就耸了耸肩,卸下弹夹拿出了一颗子弹,“这可是童叟无欺的真货,所以我们还是拆开来卖吧,就这颗子弹可以值多少钱呢?”

看着一脸笑意的刘星,老板咽下一口口水说道:“小哥啊,你是什么来头啊?你既然知道我连那种地下赌场的保险箱都敢收,你怎么。。。”

刘星可不会给老板把话说完的机会,何况这还是威胁自己的话,所以刘星直接打断道:“就你口中的那些土鸡瓦狗,在我眼中可是什么东西都不是,如果我想要对付他们,那我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一脸自信的刘星让老板无言以对,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小哥你就说说,你打算这事怎么办吧?只要不太过分的话,我还是很愿意和小哥你做这笔生意的。”

“我相信我如果真要把这把手枪卖给你,那么老板你也肯定是不敢收的,毕竟这种来历不明的枪支万一有粘上什么案子可就麻烦了,而且在没有渠道的情况下想要出手也不容易,所以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我用这把手枪当抵押买几个保险箱,如果保险箱里面的东西值钱的话我就当场把这笔钱还给你,而如果不行的话我就回头再还给你,反正我以后还会来这里很多次的。”

刘星收起手枪,笑着说道:“我再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泽田流星,是名古屋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因为接到一些内幕消息声称官方准备把这片区域改造为工业区,所以就前来和你们工匠村,以及周围的几个村子谈搬迁协议,因此老板你如果在这个时候给我一些帮助的话,回头我在搬迁协议上就可以多给你一些补偿。”

听到刘星这么说,老板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小哥你是打算做一锤子买卖啊;那这样吧,除了最贵的那几个保险箱之外,其它的保险箱你可以随便挑三个。”

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拉下了卷帘门,“这是我这家店的规矩,因为有些保险箱里的东西可能太过于贵重,到时候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就可能会盯上买家,所以我每次开箱的时候都会关上门。”

刘星点了点头,便开始挑选自己想要的保险箱。

还好老板在服务方面做的很不错,每一个保险箱上的挂牌不仅标注了价格,而且还准备好了简介,说明这些保险箱的来历。

所以,刘星准备找一找这些保险箱中有没有和苦井村有关的箱子,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并不高,毕竟一个小村子那里用得上保险箱?

结果苦井村的保险箱是没有,但是有来自工匠村与金鱼村的保险箱。

这两个保险箱都是那种放在办公桌上使用的小型款式,刘星一只手就可以直接拿起来,所以刘星试着晃动了一下这个保险箱,结果发现这两个保险箱里都有东西,而且从发出的声响来看都有好几件金属物品。

至于这两个保险箱的来历,虽然来自的村子有所不同,但是经历却大同小异,都是保险箱的原主人因为突发原因去世,家里人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这个保险箱,而他们都认为原主人不可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存档在这个保险箱里,所以他们就直接把这两个保险箱卖给了上门收购的老板。

不过让刘星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既然保险箱的原主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买一个保险箱回家,而且还不把这个保险箱的存在告诉自己的家人呢?

看着有些疑惑的刘星,老板笑着解释道:“我知道泽田先生你在疑惑什么,按理来说普通人是不太可能会买一个保险箱的,而且就算是平时看起来很正常的普通人,他的家人在收拾遗物时突然发现这么一个保险箱,也会觉得这个保险箱里可能有好东西,所以绝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将保险箱卖给我,而这也是这两个保险箱好几年都没有卖出去的原因。”

“但是我现在每次遇见新主顾都会向他们解释这两个保险箱是怎么来的,首先在我们这一片区域的几个村子里,其实至少还有十多个保险箱,因为这些保险箱其实都算是劣质产品,所以推销员是用极低的价格卖到了我们这几个村子里,而有些村民也乐的花点小钱,买这么一个看起来还挺高大上的储蓄罐,何况那个时候也有不少贼人喜欢在乡下偷鸡摸狗,所以这些保险箱出现在这里非常正常。”

听到老板这么说,刘星就意识在这十多个保险箱中肯定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了,在刘星看来这两个保险箱看起来都挺正常的,从做工上来看不像是有瑕疵的地方。

“小哥你别看这些保险箱从表面上来看非常正常,但是它们都存在着非常严重的漏洞,那就是这些保险箱的钥匙都是同一把,而按理来说这些钥匙应该都有所不同才对,因此这些保险箱如果正常售卖的话很有可能出问题,所以就只能卖到我们这种地方来了;当然了,买下保险箱的那些人为了保险起见,都相约把钥匙一起在隔壁铁匠那里熔成了一把匕首,或者说是一块铁片。”

匕首?铁片?

刘星眉头一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想要破开那棵大树的树皮,或许就需要那把由保险箱钥匙打造而成的匕首,因为这也算是克苏鲁跑团游戏的一个经典设定,或者说很多游戏都会有这么一个设定——想要做什么,那就必须得找到什么才行。

赞一下
天门资讯网--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上一篇: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